媒体报道
 
当前位置: 首页>>院所动态>>媒体报道>>正文
 
中国日报网:与天斗,与地斗,与动物斗——援埃农业职教专家工作生活纪实(2016.4.27)
2016-05-05 19:01 采编:组织人事处 

专家组宿舍(摄影中国日报 侯黎强)

中国日报4月27日电(记者侯黎强)简陋、低矮的校舍隐藏在方圆4200公顷(63000亩)的原始丛林里,只见丛林不见校舍。若不是有一阻挡杆横在路上,并有保安上前查看,你可能根本不会意识到,前面就是埃塞俄比亚最大的农业技术学校——Alage ATVET College。没有围墙,也不见围栏,杆内杆外,火山石铺就的土路“一如既往”的颠簸,丛林“依旧”。

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出发一路向南行驶约180公里,再右转进入火山石铺就的土路行驶约50公里才能到达Alage农学院。前面180公里路况尚好,但后面这约50公里却着实难熬,虽是雨季,汽车仍拖着浓厚的粉尘尾巴。路边时时可见低矮的小土房,光屁股嬉戏的男孩,和路边浑水沟里取水的妇女和女童。男孩们的尖叫声不绝于耳,好些个甚至光着脚丫子随车奔跑,边跑边叫,张牙舞爪。显然,这是个外人鲜至的地方。

而这路上的村民对中国人的面庞并不会感到陌生,在过去的15年里,每一年都有中国的农业专家不远万里来到这里,一年一待就是10个月,参与到援助埃塞俄比亚的农业技术职教项目。也正是在这条路上,他们也曾不知道多少次走过,进行一周仅有一次的采购,带领学生到有条件的地方上实践课。

藏身丛林,状态常“失联”,数月亮等回家

目前,在Alage农学院有8名中国农业专家,找到这支援助小组的联系方式并不难,可真正联系上他们还真是费了些周折。到Alage农学院前,记者一连四五天给组长张茂清老师打了电话,才最终拨通。要来微信号试图添加她为好友,也一直没有动静。

张茂清老师正在向记者展示被鸟蚕食过的玉米(摄影中国日报 侯黎强)

“专家组在这里开展工作15年了,3年前终于有了网络,但4200公顷的校园里,只有在(离宿舍)四公里以外的一个地方有宽带。电话是普及了,但是信号没有风没有雨的时候才有,时有时无,比较弱,”张老师告诉记者。

张茂清来自湖南韶山农业局,早在2002年她便在Alage农学院工作过一年,她对当时的生活条件仍记忆犹新。“当时18个中国老师,大家一起吃大锅饭,条件很苦,基本晚上7点就没电了。没有灶具,也没有天然气,一停电便只能用柴火煮饭。”

生活上的改善发生在2014年后,当时国内一个代表团来访,有代表看了厕所之后甚至流了泪。厕所马桶盖是坏的,也放不出水,五六个房间共用一台长虹电视机,张茂清回忆。

代表团走后,在埃塞三所农业院校进行农业技术职教的农业专家得到了1万美元的专款,得以添置电视,购买冰箱、电视信号接收器、热水器等,解决了基本的生活所需。

虽生活有所改善,但停水停电仍是家常便饭。来自湖南省水产科研所的何望老师如今已在Alage农学院工作了两年,主要从事渔业养殖方面的培训和教学,据她回忆最长的一次停电持续了一周时间。“最近每晚停一两个小时,电线都是通过树杆子连接,只要刮风就要倒。”

“和在离亚的斯亚贝巴500公里远的Agarfa农学院的中国农业专家们比起来,我们已经幸福多了,”张茂清说,“之前他们有时候得凌晨起来接雨水,放两个桶,一桶水喝,一桶用来洗衣服。现在好多了,但自来水也仅是一周送水两次,还得趁夜里11点、12点水压大的时候用大油桶接。”

来自河南南阳畜牧局的张君友正在向动物科学系教师哥纳努·塔斯侯姆讲解立体笼养鸡技术中的饮水器工作原理。(摄影中国日报 侯黎强)

来自河南南阳畜牧局的张君友老师是援非工作的一名老兵,在14年11月来到Alage农学院前,他还在尼日利亚和马拉维工作过5年。他介绍,在2012年之前,专家组没有配车,每周由学校安排坐公交车去50公里外的镇子上购置蔬菜、肉类等食品,如今一般每周六去镇上采购一次。

由于道路状况不佳,专家组配置的两辆车经常出问题。张君友介绍,轮胎的磨损非常快,最糟糕时,仅三个月,他们就更换过9次轮胎。所以除非是为了采购或者其它必不得已的事情,专家们大多数时候都只会待在校园里。由于蔬菜数量有限,只能买到土豆、西红柿、洋葱和包菜,专家组就自己种菜。

“这里最大的问题是寂寞,”张君友坦言。谈到平常有什么娱乐活动,几位专家半开玩笑的说:“看星星,看月亮,听收音机,数还有几个月亮就可以回家了。”

张茂清介绍,早在2001年Alage农学院建立的时候,30名中国农业专家便来到了这里,他们中的很多人是大学里的博导,在三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制定了教育大纲,编写了教材以及实习手册。从2002年到2006年,最多的时候有19名中国专家在Alage农学院从事教学和培训工作,06年到10年最少的时候也有5个人,11年到现在则基本维持在8到11人。

农业专家基本都是从全国农业系统选送,目前在Alage农学院的农业专家中,有1人来自新疆,3人来自广西,3人来自湖南,1人来自河南。农业专家们各有所长,分别在Alage农学院的四个系——植物科学系、动物科学系、自然资源系和兽医系——开展工作。

“无中生有”,努力常带来零的突破

无比庞大的校园和分散的教学设施本身就给专家组的日常工作带来很大的困难。张君友说,他畜牧教学的牧场分布在不同的地方,间隔非常远,非常不方便。

来自湖南省水产科研所的何望正在向记者介绍她一手建起的养鱼池(摄影中国日报 侯黎强)

而对于水产养殖专业的学生而言,在何望老师到来之前,校园里没有任何的实验与实践设施,学生甚至得花上三个小时的时间到五十公里以外的一个农场上实践课,校车还时常坏在路上。

“刚来的时候根本没有教学设施,这对水产专业就意味着空谈,当时就写了个提案,建议修苗种池,孵化池和生长池,”何望回忆。

由于没有大型机械,1.5米深、200平米大的池子都是靠人工一锹一锹挖出来的。这个在国内看来相当简单的工程当时前前后后动用了100多名校工,10个班300多名学生,以及30多名老师,花了4个月时间才建成。而何望更是身兼数职,她是设计者,是工程师,是监工,是技术员,也是工人。四个月时间里,何望经常一天就要在工地上待上6个小时,因此她还获封“iron lady”(铁娘子)称号。

“对于鱼池配套的沉淀池,入水口,溢水口,过滤塞等,这里的老师和学生从来没有见过。当时的工程师就讲,你总是给一些新东西给我,搞得我睡觉的时候总是想这些新的东西。有时候由于语言障碍,没办法和工人讲清楚,又没有当地老师陪伴帮忙翻译,我就只能自己做,示范给他们看,”何望介绍。

由于当地土层一米以下一般就是沙子,极不利于保水,何望和她的同事们还创造性的设计出了一种“三合一池”作为实验孵化池。“三合一池”池底有三层,一层用当地的农作物苔麸秸秆混合两种土壤,一层是塑料薄膜,还有一层水泥。

“池子建成后,校长、副校长等很多人带了很多吃的来庆祝,就说这个是这边很多个第一,”何望回忆。

但何望很快面临新的问题,池塘中的鱼成了鸟和其它动物袭击的目标。“一加水,蛇来了,鸟来了,各种动物都来了,”何望说,“你看(我们)与天斗,与地斗,还得与动物斗。你看那个篱笆,就是防动物的,池面上的网是防鸟的,鸟会进来抓鱼。”

何望介绍,Alage农学院附近居民多为穆斯林,在斋月期间,他们不会吃牛羊肉和其它动物肉,但会吃鱼,所以渔业养殖有较大的市场前景。目前,何望正在计划进行“菜鱼共生”系统的示范。水中作物在净化水质的同时,还可以产出蔬菜,并有一定观赏作用,她介绍说。

梅余斌老师正在展示他试验种植的西瓜(摄影中国日报 侯黎强)

来自湖南永州农业局的梅余斌老师是2001年第一批就来到Alage农学院的农业专家,他在03年回国后,于2008年回到埃塞工作过一年,之后又于2012年重返并工作至今。梅余斌与张茂清老师同在植物科学系执教,当地的野生动物也给他们的教学和实践基地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他们精心培育的苗圃有时候一晚上就被吃了个精光。

为此,梅余斌与张茂清花了四个月的时间,砍了125棵树,才将他们7000平米大的教学和实践基地围上了护栏。但由于基地周边基本没有其它庄稼,种植的作物又不可避免的沦为鸟类攻击的对象。基地内种植的玉米、高粱等作物果实,基本被鸟类蚕食而尽。

来自南宁市土壤肥料工作站的粟学军正在展示他用遮阴育苗技术培育出来的树苗(摄影中国日报 侯黎强)

来自广西南宁市土壤肥料工作站的粟学军老师告诉记者,他曾经采用广西种植技术种下一些香蕉,但没过多久香蕉苗就被狒狒吃了个精光。

当地的降水非常有限,在雨季常15天才有一次降雨,旱季几个月见不到一滴雨,而不少教学实践课程没有水就没有办法进行。张茂清介绍,学院有自己的水坝,一般一周会调一两次水,距离又远,水调到植物基地要花费上小时的时间,仍无法满足教学实践的需求。

为此,三年前专家组自掏腰包,在基地内建起蓄水池。约20平米大、1.5米深的蓄水池挖就挖了两个月,做防渗漏硬化处理又花去一个月的时间。

张茂清还告诉记者,Alage农学院教学设备也非常有限,一个系30多个老师才一个投影仪。国内教学,一般一门课,一本教材,而这里一门课只发十几页的讲义,如果是中国专家授课尚可保证两个学生一份讲义,当地教师授课则通常十个学生才分得到一份讲义。专家们有时也从国内下载材料辅助教学,但是十一二兆的东西就得下载两个小时。

不仅教学设施设备匮乏,很多教学与实践实验所需的材料在当地采购起来也非常麻烦,为此专家组经常不得不趁回国休假的时候采购材料,再带回使用。

来自新疆农业科学院的玉山江·麦麦提正在展示他在Alage农学院试验种植的哈密瓜(摄影 中国日报 侯黎强)

来自新疆农科院的玉山江•麦麦提是这支专家组里的新兵,他去年11月才加入专家组来到Alage农学院。他很快发现,学院所在地旱季时的气候特征和新疆极为相似,特别缺水,于是想在这里尝试新疆的滴灌技术。但他没有想到,滴灌技术所需的接头他就找了一个星期,走了好几个地方,最终托一个花卉公司在一个花棚里找到,买到十几个。

“这里阳光非常好,哈密瓜在新疆一年只能种植一次,这里却可以多次种植。我觉得只要把技术解决、水解决,埃塞会很有潜力,以后可以把西瓜、哈密瓜等出口到沙特等国家,”玉山江•麦麦提说。

来自新疆农业科学院的玉山江·麦麦提正在展示他在Alage农学院试验种植的哈密瓜(摄影 中国日报 侯黎强)

粟学军13年12月来到Alage农学院,他发现这里使用的育苗技术并不符合当地的气候条件,于是想尝试国内用遮阳网遮阴的方式育苗,却遭遇了和玉山江•麦麦提一样的问题。粟学军辗转亚的斯亚贝巴等地,最后才通过一个农场管理人员找到了非农业专用的遮阳网,而其价格却高达30多人民币一平米,是国内农业专用网的五六倍之多。

“这里的老师和学生都没见过遮阳网,这让过来参观的系主任高兴的不得了,”粟学军说。

在了解了当地情况之后,张君友老师决定在Alage农学院进行立体笼养鸡技术示范,而对于这一技术而言,农学院里可获的材料仅有铁丝网。而在张君友老师找到这些铁丝网之前,它们已经在仓库里沉睡了30年(建校之前其它单位的遗留物)。

趁回国休假,张君友购置了扎笼工具,扎钉,饮水器和水箱,并带回了食料槽样品,找了当地工程师制作。为了建好掏粪沟、化粪池等鸡笼配套设施,张君友还对工人和工程师进行了培训。

“平面散养疾病多,养的少,操作不方便,笼养还可以节约劳动力。这里的工人都没见过这笼,见了之后说非常漂亮,建成之后,副校长、各系主任、参建工人等还特地杀了几只羊来庆祝。”

在物资匮乏的同时,专家组的工作也受到有限资金的困扰。据张茂清介绍,目前在埃塞的三所农学院里共有17名中国专家在从事农业技术职教援助,而他们能够得到的经费只有80多万人民币。除了要用这部分钱来支付办公费、培训费、材料费、实验费等,还要供养5部汽车。

有限的实验经费并不能够满足需要,梅余斌老师告诉记者。

变革教学模式,培训教师,造福埃塞四方

梅余斌坦言,Alage农学院教师薄弱的基础也给专家组的工作带来了不小的困难。他说,就是在植物系,也尚有老师不知道怎么吃西瓜:“埃塞老师的实践经验非常缺乏,在中国老师的帮助下才能进行。”

玉山江•麦麦提也告诉记者:“这边的老师口才特别好,一个知识点就能讲一个小时,但最大缺点就是动手能力差。”

受到教师实践能力的影响,学生这方面的能力也极为缺乏。粟学军说,有学生在给西瓜浇水时,把好不容易弄来的有限的水淋到西瓜的藤叶部位,而不知道淋到根部。

在这种情况下,帮助埃塞方培训教师,就成了专家组的重要任务之一。据张茂清老师介绍,15年来中国专家已经培养了两三千名教师,另外专家组还会到校外进行培训工作。

哥纳努•塔斯侯姆刚刚大学毕业,目前在农学院动物科学系任教。他告诉记者,他在大学里基本只学了理论课,完全没有实践性课程,而与中国专家一起工作后,变化非常大。

“我从中国专家身上学到很多实用性技能。我非常喜欢和他们一起工作。我现在辅助他们工作,以获得技能,以后就可以将这些技能运用出去,造福社会。”

他还表示,目前中国专家引入的立体笼养鸡技术,成本低,效果好,非常具有推广价值。

除了基础薄弱,中国专家组对教师的培训还存在人员流失的问题。由于Alage农学院地理位置偏远,工资又低,很多培训出来的教师两三年后就会离职,甚至一年的离职比例就达到20%到30%,张茂清说。

提到中国专家组,Alage农学院副校长塔梅图•萨哈卢赞不绝口。“中国政府和中国专家们开启的这个项目对我们非常有帮助。我们的农业技术水平还非常落后,我们能够开展培训工作的老师非常有限,要不是中国政府和中国专家,我们学院负责的培训项目压根进行不下去,”他说。

中国专家对教师的培训对于学院的发展起着尤为关键的作用,尤其是各种示范中心的成立对于学生掌握实践技能并从中国专家那里获得技术非常有益,萨哈卢说。“之前我们也有些地和农场,但是它们无论从形式上来看还是运作体系上来看都非常传统,也并不适合进行培训。”

“中国专家传授给我们的技能非常先进,你甚至在其他大学里都看不到这些技术。正因为此,有五所大学每年都会派大量的学生到我们这里来参观学习。在将来,我相信,如果我们继续得到中国专家的帮助,我们的农学院将成为这个国家引人注目的一角,也会成为一个群英荟萃之处。”

萨哈卢说,目前,Alage农学院已经在开始利用中国专家传授的技术培训一些农民和小企业主。他相信,尽管需要一定的推广时间,在未来的几年时间里,这些技术一定会在埃塞俄比亚获得运用。

日前,2016-2020年埃塞农业职教项目已经利启动。据招聘启事显示,自2001年至今,商务部埃塞农业职教项目已成功开展16期,累计向埃塞派遣中国教师405人次,通过开展教材编写、理论教学、试验示范、培训等工作,教授50多门专业课,传授70余项农业实用技术,为埃塞培训了5万多名农业教师、学生和技术人员,为埃塞农业发展储备了人才,帮助埃塞逐步建立起了适用于本国的农业职教体系。

按照项目实施计划,项目期间中方每年需选派20名教师(含协调员1人)赴埃塞执行农业职教任务,每期任务执行时间为10个月(当年10月至次年7月)。

(文字来源:中国日报网)

(中国日报网编辑:涂恬 刁云娇)

关闭窗口

新疆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科技信息研究所网络中心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南昌路403号  邮编:830091
ICP备案号:新icp备05000423